首页 资讯正文

未来10年人工智能将统治人类,大量工人失业让穷人更穷

导读:彭博社采访了三位在金融行业工作过的高管,他们谈了自己对全球未来5到10年的经济前瞻。 几乎没有人预料到,也没有人准备好迎接这十年来的巨大挑战:新冠疫情、经济崩溃、社会动荡和世界各地的政治分裂。然而,华尔街高管们的工作就是考虑所有这些未知的因素...

彭博社采访了三位在金融行业工作过的高管,他们谈了自己对全球未来5到10年的经济前瞻。

几乎没有人预料到,也没有人准备好迎接这十年来的巨大挑战:新冠疫情、经济崩溃、社会动荡和世界各地的政治分裂。然而,华尔街高管们的工作就是考虑所有这些未知的因素。

彭博市场询问了业内三位最睿智、最有远见的人士对未来5至10年的担忧:马丁查韦斯(R. Martin Chavez),他在2019年成为高级董事之前,帮助高盛集团建立了交易和技术部门;艾琳穆雷(Eileen Murray),摩根士丹利的资深成员,在2020年3月卸任前曾担任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截止2020年4月,其管理的资产约为1380亿美元)联席首席执行官;以及大卫西格尔(David Siegel),量化金融服务巨头Two Sigma Investments 联合创始人兼联席主席。

为保证篇幅和清晰度,他们的评论均经过编辑。

网络安全令人担心

马丁查韦斯,高盛高级董事和前全球证券主管

如果我醒着躺在床上思考可能发生的不好的事情,最令我最担心的事情几乎都与网络安全有关。例如,我们核心系统的完整性真的可靠吗?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全面资本分析和评估,其中漏掉了一个需要评估的因素:联储电汇(注:Fedwire,一个实时中 央银行货币结算系统,由联邦储备银行通过电子方式在成员之间实现转账)它的情况怎么样?联储电汇是一本权威的中 央账本,上面清楚写明了谁是哪一种国债的受益人,我们非常依赖这个基础设施的安全性。

当然,联储电汇在热备份、温备份和冷备份(注:这三种备份通过备份信息接受修改的程度区分,热备份向用户开放,可随时读取和修改,温备份不直接面向用户,只定期更新,冷备份是无法进行任何修改和更新的物理存储,这些备份都是网络安全措施。)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投入了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模拟银行系统遭破坏时的情形,比如核心银行系统、支付系统,比如联储电汇遭到破坏,会对我们的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你还记得几年前,一些黑客设法掌握了孟加拉国中 央银行的SWIFT凭证(转账时的重要凭证),导致数千万美元从孟加拉银行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主账户中被转走了。后来一部分资金被追了回来了,但另外一些似乎在澳门赌场消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了。这种情况并不是美联储的失误,有人非法获取了银行在美联储账户的SWIFT凭证,然后把这家银行的账户里的钱掏空了。

做为一个风险管理人的要义并不是去预测某些事情会发生,也不是危言耸听,而只是打开思维去考虑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情,然后利用事实说服自己这些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因此,我只是不了解美联储或欧洲央行的所有安全措施。我相信他们会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些问题,只是我个人并不清楚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他们用了什么技术来保护系统。

几乎所有的美国国债都不是以纸质的形式存在的,超过99.9%的国债完全以电子形式存在。国债是全球金融体系跳动的心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美国国债库存。国债被用作万能抵押物。

然而,如果你细想一下它们完全是以电子形式存在的,你就会开始担心了。其实我不倒担心黑客入侵系统导致系统停止运行。更让我担心的是,它会不会被黑客系统直接破坏了?

因此,与其搞清楚每个国 库的受益人是谁,不如去想想这些国债信息每时每刻都掌握在谁的手里,因为国债转移是金融体系的核心。但是当你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真正意识到国债是电子形式的,它们实际上并没有在物理空间中移动;只有一台电脑能记录下谁拥有它们。

如果有人能进入这个记录,将会导致我们对谁拥有国债的信息的准确性失去信心,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我的意思是,后果是非常极端和可怕的。

然而,比起金融公司,我更担心非金融公司。如果你看看这场疫情,就会发现很少有人担心银行的完整性和稳定性,很令人吃惊,对吧?相比之下,金融危机充斥着对金融生态系统参与者的担忧。在当前的危机中,除了银行,其他任何机构都令人担心,我想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CCAR(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全面资本分析和评估)。

未来10年人工智能将统治人类,大量工人失业让穷人更穷

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对于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非银行机构,是否应该设立一个类似于CCAR的机构?正如我们在疫情中大家突然都明白了,有很多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公司。如果没有亚马逊、谷歌或者我们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我们的问题会变得更加严重。那么,我们是否需要某种框架来维护我们对危机中的非金融公司的信心呢?

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对人工智的关注度很高:会不会有AI取代我们,然后我们成为AI的宠物?其实我更担心的是已经发生的事。

我们已经有了大规模的人工智能,以科技公司的形式出现。它们的数据中心在数百万台计算机上运行,它们共同构成了人工智能。这些人工智能系统性地利用了人类心理的弱点:我们的部落主义,我们容易偏听偏信,我们希望被人告知该相信什么,希望被人喜欢,希望被告知我们是对的。

他们利用这些弱点来实现广告收入最大化。所以,没错,我认为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是否应该允许这种定向数字广告模式?我不太担心订阅服务。如果我向Netflix这样的服务支付了付费,他们的工作就是满足我,所以我才会继续订阅服务。但你应该听说过那句老话:“如果你没有为某些产品或服务付费,那么你自己就是产品或服务。”

所以,是的,我很多个晚上躺着睡不着,就是在想我们已经变成了人工智能的产品这个问题,人工智能正在把我们的关注点和网络行为卖给广告商。我认为核心业务模式存在极大的问题,不受限制,交易资本不足和库存风险是金融危机的一部分。

无技术工人将大量失业

艾琳穆雷,前桥水基金联席首席执行官

我认为,下一个即将到来的大流行是那些没有经过培训、无法参与经济活动的劳动力将被取代。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的不仅仅是疫苗,无技术工人将会变成和新冠病毒一样普遍存在的问题。

让我退一步来讲,首先,我认为很明显的是,高失业率所造成的经济影响对国家是不利的,它给经济带来了难以置信的压力。它通常只能通过在越来越低的征税基准线上提高税收来解决。

它加大了贫富差距,如果这种差距持续一段时间,从历史上看,就会造成更多的社会动荡,我们见识过大萧条时期的高失业率给个人、家庭和社区带来了怎样的无助和绝望。

未来10年人工智能将统治人类,大量工人失业让穷人更穷

Photo by Steve Knutson on Unsplash

我认为,自动化取代人们工作的同时没有对工人进行再培训,也没有给他们提供其他类型的工作,以至于失业的速度和自动化取代工人的速度一样快,这合理吗?

看看美国在人均教育上的花费,再看看它在发达国家教育方面的排名,二者是不匹配的。纵观历史,教育已被证明是消除贫富差距的良药。

但我看到的是贫富之间的差距日益扩大。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中产阶级正在消失。在某种程度上,失业率上升,人们买得起的商品和服务越来越少,政府增加税基,包括公司税。让企业、政府和教育工作者团结在一起更好的方法是:1、我们是否都同意这是个迫在眉睫的问题?2、我们可以共同努力做些什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在过去的十年里一直在谈论这个问题。麦肯锡在2013年做了一项研究,发现通过自动化分析客户信用评级和提供财务建议等一系列知识密集型操作,可以免去高达9万亿美元的全球工资成本。那是2013年的数据,我不知道今天的数字会是多少。

牛津大学马丁学院也有一项关于技术与就业的研究:如今只有0.5%的美国劳动力从事本世纪初还不存在、与新技术相关的行业。这不仅仅是因大部分人不是这些新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最本质的原因是我们需要提供更多更好的方法,让人们参与和接受培训。我指的不仅仅是大学培训。而是各种不同类型的工作培训,比如重建基础设施。我认为这需要政府、教育和企业的共同努力。

换句话说,这不是通过疫苗就能解决的问题。它不会通过军事力量的增强或安全系数的提高来解决,它不会在短期内解决,它得通过再培训或再调整来解决。

我举个例子。公司可能要为未来的诉讼费用投入资本。他们可能要为某些监管的事情投入资本,那么,相比那些不提供员工再培训和再就业机会的公司,监管机构是否应该给那些提供员工再培训的公司一个喘息的机会呢?

我们有很多大学毕业生,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找到工作。难道我们培养的大学毕业生人数已经比经济需要的还多?同时我也了解到,我们没有足够的电工,水管工。除了四年制大学文凭或MBA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技能可以作为培训或培养未来经济人才的替代方式?

我不认为公司会把没有生产力的人长期留在公司,这是很无奈的事情。如果你告诉别人你未来40年的生活会一遍又一遍地做着同样的事情,当你剥夺了人们发挥自己潜能的希望时,那就是绝望的缩影。

这是我们为社会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吗?这就是我们要留给孩子们的世界吗?

自动化使劳动力贬值

大卫西格尔,Two Sigma 联合创始人兼联席主席。

我担心的一件事,可能不是人们常谈论的事情,你知道我是一个技术人员,我担心的是我们可能正在建造一个不是专门为人类设计的世界。

亨利福特(福特汽车公司创始人)很久以前就说过,他想生产汽车,同时他想确保生产汽车的人能挣到足够的钱来购买汽车。经济产量的增长提供了良好的就业机会,这些就业机会又进一步推动经济的增长。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

我们今天在做的事情就是找到越来越多的方法,从根本上减少人类参与工作的需求。在美国,很多商业投资都是为了用自动化来代替人类劳动,还有更奇怪的是,降低人类劳动的价值。

工作的性质正在发生变化。对有些人来说,情况在变好。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情况并没有真正好转。如果你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我们最终会出现杠铃经济(注:barbell economy,在一张收入图表上,一群人集中在低收入一边,另一群人集中在高收入一边,而中产阶级消失。),很多人过的并没有很好。这不仅不是一件好事,而且他们的购买力下降了,经济的发展也会减少,这样亨利福特那种良性循环就不复存在了。我认为这种现象被忽视了,并且它正在缓慢地发展着。

我一点也不担心会出现工作短缺的现象,人们会找到很多活儿干。问题是,这些劳动生产出的商品却无法激发人们购买的欲望。

我们真的在为自己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吗?还是说我们只是想优化GDP这样的数字?而GDP最终与我们是否幸福以及社会是否稳定其实没有太大关系。所以我们越来越专注于把事情自动化,试图让事情变得更有效率,这可能不会让我们大家的生活感觉更好。它可能不像一个以人为本的社会。

未来10年人工智能将统治人类,大量工人失业让穷人更穷

Photo by Steve Knutson on Unsplash

我认为至少在美国,人们并没有充分思考这是否是我们想要的。在其他国家就不一样了。例如,在日本,我认为人们更加重视体验感的升级,因为他们知道,当你出门,走在大街上,商店,或其他一切地方,如果这个地方很吸引顾客,那么顾客不仅仅是想去购物,同时也很享受那里的购物体验。那么现代体验会是怎样的呢?我们会不会都坐在家里,戴着vr眼镜,不停地点击鼠标?

像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络,人们经常探讨它存在的各种问题,但你必须要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它把社交变得非常高效。有了Facebook这样的社交平台你才可以拥有100个甚至500个好友,而不必浪费时间打电话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你点击,点击,再点击,然后所有人都知道了你的生活。这是最有效的社交方式,对吧?但这听上去有点不对劲,对吧?问题就在于你真的想要这种高效吗?

我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GDP是每个人都关注的东西。坦白地说,我不确定GDP有那么重要。因为那不过是一个粗略的数字。你真的在乎GDP吗?这就是你衡量生活质量的标准吗?不关心?那就好。

我们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去思考更广泛意义的生活质量。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可以创造一个不断增长的GDP,但大多数人认为这很糟糕。我们最终会有很多人不快乐。这个现象已经在发生了。

很多人都在谈论,人工智能危险吗?有些人说它比核武器更危险。我认为这是非常愚蠢的。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问题在于你如何使用它。

(加美财经)

#人工智能#、#失业#、#华尔街#

作者:远奇编译

责编:小浣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5805.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04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