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新冠病毒演义:人工智能病毒二战诸葛亮

woniu 资讯 2020-02-23 11:15:53 17066 0 研究医疗大数据人类

写在前边:

由于深度观察者文章没有评论权限,昨天返朴转载了血清治疗前世今生,下面有评论,才有机会收到更直接的反馈: 血清治疗的前世今生已经尽量大众化,结果还是有部分读者说有点吃力。所以为了照顾更多人,今天想偶尔尝试一下新的风格,力求在保持科学性基础上,更加通俗、易懂、有趣。欢迎大家通过深度观察者公众号信息批评反馈,多谢!

新冠病毒二次感染?

迄今有多例疑似二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报道,随着越来越多患者痊愈出院。康复患者出院后可能会再次接触到病毒,二次感染问题凸显。

那究竟是否会发生二次感染呢?

回答这个问题,有两个关键点:第一次感染的患者痊愈后,1. 病人机体内部是否发生变化;2. 病毒是否发生变化。

为了弄清楚上述问题,我们必须知道病毒如何感染机体,而机体又是如何防御病毒的感染,二者殊死搏斗的过程与机理。

   第一回合:新冠但病毒兴风作浪,诸葛孔明运筹帷幄

上回书说到刘备借荆州:

且说新冠病毒大军从天而降(飞沫),借道华容道(气溶胶)来到荆州城“呼吸道”重镇“肺“都;刹那间,荆州城外,风声鹤唳,杀机四伏,人工智能病毒大战诸葛孔明拉开帷幕!

古怪狡猾的病毒头顶小s狼牙棒(针状蛋白spike),躲过巡逻兵排查,成功诱骗呼吸道和肺都城墙上ACE2瞭望哨(病毒受体),混入镇内潜入平民家中(细胞),逃避宪兵的围剿;

病毒兵很狡猾,信奉以战养战政策:潜入平民家中的病毒兵立即绑架平民,开启炉灶,利用家中的柴米面油盐捏制更多病毒模样的泥人,嘘的一声,孙悟空七十二变一样,新的病毒兵团涌现了。

新组建的病毒兵团一部分留在城内,进入更多的乡镇和平民家中;一部分溜出城外,伺机混入荆州城附近的其他城池。

新冠病毒兵团生性嗜杀,极度凶残,奉行三光政策;如果没有被及时发现、制止和剿灭,会在众多平民(细胞)家中大批量制造出更多的自己后,一起四处掠夺,杀人放火,所过之处尸横八方,焦土遍野(细胞死亡、器官损伤、肺炎发生);

有些狡诈的病毒兵溜进了宪兵(巨噬细胞)大本营,甚至宪兵肚子里,疯狂扩增的病毒新兵带来的混乱和剧痛引起了宪兵的恐慌,失去理智的宪兵开始疯狂的无差别的剿灭病毒和平民、火烧村镇(细胞因子炎症风暴、组织损伤、肺炎加重和器官竭)。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就在病毒兵团借道华容道,伺机入侵作乱的千钧一发之际,老谋深算的城主(机体)诸葛孔明(免疫系统)自然不会束手待毙,在病毒兵入侵肺都必经的呼吸道上布满了荆棘、路障和护城河(鼻和呼吸道纤毛、粘膜、痰液等机械物理屏障体系),试图御敌(病毒)于肺都和呼吸道之外;同时处在防御一线的巡逻兵和宪兵们(天然免疫体系,包括巨噬细胞、干扰素和细胞因子等,不加区分的对所有病毒和病原体进行剿灭)开始对病毒兵团进行无区别散弹式围剿 。

正如前文书说道,部分病毒兵冲过路障和护城河,躲过巡逻兵排查,成功诱骗呼吸道和肺都城墙上ACE2瞭望哨(病毒受体),进入呼吸道和肺都,混入镇内平民家中(细胞)躲过宪兵队的围剿,开始大肆破坏,荆州城告急!

十万火急之时,荆州城的侦察兵截获病毒兵暗号密码(抗原表位),诸葛孔明即刻启动针对性的剿灭计划:在1-2周内组建特异性针对入侵病毒兵的T 特别行动队(获得性免疫:特异性杀伤的T细胞)和精准制导的B防控导弹军(获得性免疫:来自 B细胞的中和性抗体);

来自B军团的防控导弹阻止更多病毒兵潜入内城平民家中(中和抗体阻止病毒感染);对于成功潜入平民家中的病毒兵,T特别行动队只好壮士断臂割腕,玉石俱焚,将病毒兵连同民宅一起给毁灭掉(T细胞杀灭感染病毒的细胞,战争残酷、惨烈!!!);

战争在悲壮中进展,铺开,血雨腥风中,诸葛孔明统筹调度,力挽狂澜:巡逻兵,宪兵队,T特别行动大队和B防控导弹通力合作,全歼潜入呼吸道、肺都和荆州城里其他地区病毒兵(轻中症自限性康复)。

荆州城临近的某些城池军力、粮草不足(免疫力,体力和呼吸功等),刘备(医生)审时度势,意识到形式危机,立即从其他地方抽调援军(药物、营养和吸氧等支持治疗)进行联合作战,关键时刻给病毒兵致命一击,胜利围剿(中重症治疗康复)。

这两种结局都是皆大欢喜,战争结束,城市恢复平静,贫民张大嘴又过上了幸福安逸的生活。

还有些偏远落后的城池力量不足(老弱病残、体质差、免疫力低下或者基础性疾病等),又缺乏强有力的援军及时高效支援(药物、营养和吸氧等支持治疗),被病毒兵肆虐,城里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了,满目疮痍,需要长期恢复(重症)甚至是被灭掉(死亡)。

 第二回合:诸葛孔明未雨绸缪,新冠病毒大势已去

上回书说到,病毒兵团杀了诸葛孔明一个措手不及,血雨腥风之际,诸葛孔明力挽狂澜。

剿灭敌军后恢复正常秩序后,高瞻远虑的诸葛孔明没有急于把所有特异性针对入侵病毒兵的T 特别行动队和精准制导的B防控导弹军全部废除,而是隐藏少许精干代表,潜伏在后院(静息状态的具有病毒兵记忆力的T细胞和B细胞)。以备敌军再次来犯时,可以迅速启动(记忆B和T细胞激活)立即参与剿灭,不至于像第一次一样措手不及。

战败的病毒兵心有不甘,再次来犯,潜伏的T和B大队立即侦查到它们并即刻启动,短时间内训练大量T 特别行动队员和制造了大量防控导弹(特异性获得性免疫),迅速、高效剿灭再次来犯的病毒兵,比第一次巡逻兵和宪兵(非特异性先天免疫)高效得多,轻松瓦解病毒兵二次进攻(感染失败)。

依据来犯病毒兵团的不同,潜伏在后院的针对性T 特别行动队和精准制导的B防控导弹军的数量和持续时间也不同,有的比较少、比较短,持续几个月到一年,有的多一些,时间长达几年,几十年。

这个过程和原理与疫苗接种(打疫苗)类似;不过疫苗是战斗力不强的病毒兵,甚至是伪装成病毒兵的友军,对我军进行操练,一般不致病。有的疫苗一生中打一次、几次就够了(如破伤风、麻疹、乙肝,脊髓灰质炎病毒等疫苗),有的则需要年年打,以流感为典型代表。

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记忆B和T细胞能持续多久目前没有足够研究。相关性很高的非典病毒的抗体在有些病人中十几年后仍然存在。不过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抗体持续时间较短,可能只有几个月。

因此,这些病毒,短时间内发生二次感染的可能性都是非常小的。此外,值得指出的是不同个体保留下来的记忆B和T细胞数量和持续的时间也会有不同,所以不同人二次感染的几率也不一样。

第三回合:新冠病毒变身大法,诸葛孔明惊慌失措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新冠病毒兵也不都是笨瓜:善于化妆和伪装,变来变去(病毒基因组突变、重组),不再头顶小s狼牙棒,而是顶着大S狼牙棒(Spike蛋白),甚至可能是F4狼牙棒,成功迷惑诸葛孔明隐藏在后院的针对性的T 特别行动队和精准制导的B防控导弹军;

变异病毒兵再次来犯,T和B行动队无法侦查到它们,针对性预警防范系统失效,只能再次依赖巡逻兵和宪兵围剿;诸葛孔明惊慌失措、疲于应付,荆州城城防又像上次病毒兵入侵时,形同虚设,二次进攻(感染)成功发生。荆州城再次血雨腥风,危机四伏,前途未卜!

前面提到的季节性流感病毒就是很善变的,基因组突变重组比率高,所以流感疫苗需要年年打。每年都会预测可能来犯病毒兵的样子,通过疫苗接种提前准备好隐藏在后院的针对性特别行动队。常见的感染小孩子的诺如病毒也很善变,所以会发生二次、甚至多次感染。

新型冠状病毒,作为正链RNA病毒,基因组变异比较快,善于化妆伪装的敌人。不过,尽管擅长化妆伪装,但是这么短时间,化妆、马甲改变可能性很小;即使有,伪装和马甲的变化与第一次区别也不可能太大,能够骗过城里的特别行动大队的可能很小,二次进攻成功可能性很低。

偶尔有更凶狠的病毒兵团,通常是上次病毒兵的近亲或者变种,心中充满仇恨的种子,恶意绑架城里B防控导弹里的不坚定分子(非中和性抗体)作为向导,一起潜入呼吸道和肺都镇内各家各户包括宪兵大本营,导致快速、大规模的破坏(抗体介导的增强效应:ADE)。这种现象在艾滋病、登革热和SARS病毒兵团都有报道,破坏力极强。

荆州城十万火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疑似新冠病毒二次感染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目前已有报道缺乏直接证据表明有“货真价实”的二次感染。一方面是专家们慎重起见提出这种可能,起到警示作用;另一方面不少媒体误读误解,跟风追热点,甚至捕风捉影。

事实上同一次流行中,短期内发生二次感染的几率非常小。当然现在也无法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慎重是正确的,不怕一万,单怕万一。

大家谈论的二次感染更有可能是第一次感染的持续或者复发:病人自己或者通过治疗已经把绝大部分病毒消灭,城内敌军基本全军覆灭。

但基本不等于全部,面对强大的围剿,少数病毒隐匿下来,伺机重新集结,比如援军(停药)或者是特别行动大队(免疫防御体系)懈怠之时,隐藏在城内病毒再次利用我们的细胞工厂和合成机器发展壮大它们自己(病毒复制增殖),积蓄力量卷土重来,导致疾病的复发。

果真如此的话,就不是二次感染,而是没有真正治愈或者少量病毒发生潜伏。类似情况在结核,乙肝等疾病中比较常见,因此这些疾病通常需要长时程、大剂量的药物治疗才可能彻底杀灭所有潜伏病原体。

对于正链RNA病毒,发生像结核杆菌和乙肝病毒的这种持续性隐匿感染的可能性很小:结核杆菌增殖非常慢,乙肝病毒有原病毒可以整合到人类细胞基因组中,这些都不是新冠病毒具备的能力。

当然上边都是猜测,是否是二次感染还是没有痊愈目前很难定论。但是不论是二次感染还是没有痊愈,这种可能性应该都是比较小的,属于个例的可能性很大,原因也比会较复杂。在新生突发疫情,缺乏对新生病原体性状足够了解的情况下,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不确定性和潜在风险,也更加挑战我们疫情防控管理能力和专业水平。

针对这个问题,如果可能的疑似例数较多,我们需要一方面发展更加高灵敏的出院检测技术手段;另一方面考虑延长治疗流程,教育出院病人加强恢复锻炼、增强免疫力,注意自我健康状况监控、管理和适当延长隔离时间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76.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