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小度科技CEO景鲲:希望对话式人工智能成为生活中的水、电、煤

本报记者 李静 北京报道

智能音箱为切入口,小度科技全面杀入全屋智能。

近日,百度旗下的小度科技正式发布了全球首款主动纠正坐姿的平板电脑——小度智能学习平板,以及小度WiFi6智能路由器等多款iot设备,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小度发布了覆盖交互层、场景层、设备层的全屋智能解决方案。

“我们希望对话式的人工智能技术成为生活中的水、电、煤。”百度集团副总裁、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小度科技CEO景鲲说道。

智能家居产品逐渐走入生活,成为引领时尚的、新的生活方式。传统家电厂商、互联网巨头、手机厂商以及网络运营商等不同领域的公司纷纷进入智能家居产业,行业竞争间暗流涌动。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以智能音箱为切入口杀入全屋智能,小度如何理解这一赛道?小度与其竞争者又有什么不一样?如何既满足用户体验,同时实现小度的商业化进程?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专访了景鲲。

教育赛道不止于做硬件

《中国经营报》:小度此前已经推出过教育智能屏,为什么还要推出小度智能学习平板?

景鲲:因为有用户反馈显示,学生学习网课有移动场景的需求,现在小朋友压力很大,有时候出去玩还要学习。

另外,学习平板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品类,我们收到的反馈显示,家长希望学习平板更“严肃”一点,他们对学习平板提出了很多要求,比如帮助孩子纠正坐姿、科学用眼等。全新打造的小度智能学习平板针对这些问题都提供了很好的解决方案,是一款非常正式的智能教育设备,可以和其他家教机进行对标。

《中国经营报》:小度在教育赛道的定位是什么?在教育赛道有怎样的布局规划?

景鲲:我们的定位还是在设备和用户接口这一层,就是设备层和交互层。

教育赛道的解决方案不只是推出小度智能平板,我们已经在规划,希望把整个系统开放出来给别的智能教育终端。

在中国甚至是世界上,也没有几家公司能提供软硬一体的交互式体验,我们愿意把这个系统开放出来给更多的厂商用。硬件是不是我们的无所谓,我们的初心是想做一个开放式的系统,把我们的技术、接口、平台做好,赋能给更多的合作伙伴。

个人认为教育是很重的赛道,也是很有潜力的一个赛道,不是一家公司能够通吃的。

拓品类布局全屋智能

《中国经营报》:小度每次的新品发布会都会带来很多新产品,从这次发布会来看,小度的品类已经越来越广了,从智能音箱、小度智能屏、教育平板,到小度WiFi6智能路由器、智能面板等等,你怎么看小度的扩张?

景鲲:每个人对扩张的概念和定义都不太一样,我觉得小度就是一种业务自然的发展。虽然我们做的是不同款的硬件,但产品的核心是以语音对话为基础的操作系统。在任何设备上,用户跟它交互,都有更多的数据回馈给我们的操作系统,让我们的操作系统更智能,雪球越滚越大,效果就越来越好。

我们做不同的硬件,是把我们原来的对话操作系统做更多场景化的限定,因为在不同的场景下,能够收集和反馈更多的数据,让我们整个系统变得更好。

这是一个自然的延伸,现在收集到的数据规模已经形成某种定式的状态,自然就会延伸到新的场景,然后产生新的交互,让整个系统变得更好。

我们思考的角度是:什么样的场景对于语音交互有帮助,同时对于丰富整个语音交互的语料和交互有帮助。

《中国经营报》:小度做智能硬件产品矩阵的核心和逻辑是什么?

景鲲:对小度来说,最核心的技术是以语音交互为核心、集合多模态交互能力的人工智能交互系统小度助手,作为底层软件系统的赋能。

小度做硬件产品的要求是,希望任何一款产品都和别人有差别,如果只是价格上的差别,我们不做也罢。

开发新品类的工作量非常大,我们希望为用户提供新的增幅体验,让用户觉得这个产品变得不一样。

我们觉得每个IoT设备都应该会说话,因为它采集了很多数据,数据加工后它其实有很多话想对用户说,但因为没有交互界面,所以它们说不出来,我们会把这种交互界面转移到我们现有的交互界面中。

以体重秤为例,举一个极端的例子。有老人用秤称完之后看不清秤上的数字,每次都需要弯下腰才能看清楚,但是对老人来说弯腰很费劲。如果智能体重秤在采集到用户的数据之后,通过连接的小度智能屏等会说话的设备和用户进行交互,老人就不需要再弯腰自己看数字了。

《中国经营报》:目前小度推出的IoT产品,基本上都是中小型的硬件,为什么没有做冰箱、洗衣机、空调这种白电或者电视等大家电?

景鲲:我们不把自己定义成硬件公司,小度是一家人工智能互联网公司,做的是语音对话式交互。所以我们在很多硬件品类上不纠结,比如电视,我们和创维、TCL等电商都有合作,投影激光电视赛道我们也有布局,和美的、海尔、格力等白电巨头也是合作关系。

作为一个用户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情,因为我不想被厂商绑架,想有更多的开放性选择。比如我选择某一款全屋智能中控产品之后,购买的家电产品就必须是某一款产品,即使不喜欢,也只能咬牙用,我认为这是对于用户的强制绑定。

从这个理念出发,小度相对来讲会比较开放,我们很开放地包容大部分的设备,我们也很开放地把我们的设备贡献出来。小度所有的产品只要其他友商愿意,全部可以贡献出来,即使不用我们的中控,加入到他们的全屋智能IoT解决方案里面也可以。

我们想推动全屋智能行业更加友好、更加开放,把选择权交给用户。

与传统厂商有差异

《中国经营报》:在全屋智能设备方面,很多家电厂商或者互联网厂商都在布局,小度和它们之间的差异在哪里?竞争优势在哪里?

景鲲:现在IoT厂商有很多类型,有传统家电类型的,也有互联网类型的。

小度的产品经理在开发产品的时候,更多的是关注用户目前还有什么需求没有被满足。如果用户需要被很好地满足了,我们就不会做,如果满足得不好,我们就有机会利用我们的整体能力满足得更好。一旦在这个方面有差异化的话,和其他IoT厂商的差异化也就出来了。

以前做智能教育设备的都是传统厂商,他们的方式是:硬件卖得很贵,中间的毛利加得很厚。所以就看到,一些儿童用的教育设备甚至卖得比成人的设备还贵。分析行业,我们认为这是在逼着用户选择成人设备给孩子用,针对孩子的专用教育设备他们就不买了。

我们和他们的初衷不一样。我们不赚硬件的钱,而是服务好用户,让用户喜欢这款产品,将来我们可以赚流量的钱、互动的钱,以及各种各样软件的钱,我们走的是互联网的模式。

用户的痛点是什么?用户希望以更诚意的价格买一款各方面有竞争力的产品。我只要满足了用户的痛点,跟传统厂商的差异化就出现了。

《中国经营报》:小度的基因是一家做软件的互联网公司,如何把硬件的体验做得更好呢?

景鲲:小度基因是软件公司、AI公司。说实话,做硬件挺难的。硬件的上下游链条长,周期也长,不像开发一个互联网APP相对比较简单。百度直接的历史是做搜索APP、移动互联网,在硬件方面我们确实走了很多弯路,踩了很多坑。

做硬件虽然很难,但对我们而言也有一些兴奋点。我们的视角跟传统硬件公司的视角是不一样的。比如在一些硬件产品的定义上,做硬件的公司,他们的思维模式是硬件定义软件,先选好硬件,然后再想软件,软件是“二等公民”,软件是为了适配硬件。我们反过来,软件定义硬件,先选软件,再选硬件。

做硬件依然很难,但我们能够做出差异化的内容,会感觉到我们的产品虽然也是硬件,但背后的气质不一样。

用互联网的模式赚钱

《中国经营报》:小度不准备在硬件上赚用户的钱,那么商业模式具体是什么?

景鲲:商业化对我们而言,是次要考虑的。目前首要考虑的还是用户规模、端口的规模,以及我们是不是能够在更多的端口上接触到用户,同时用户是不是够活跃。

从百度财报上可以看到,小度一直在披露的是用户语音的交互次数和用户活跃度。端口数和用户交互次数在一起显示的黏性,代表着用户是不是接受这样一个新型的交互形式,这是我们首先关注的点。

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基本上都是建立在规模基础之上。只要有了规模,很多方式都可以赚钱。比如我们的系统,可以跟合作伙伴收分成的费用,比如我帮合作伙伴发展一个用户,他赚一笔钱,然后大家分成等等。

小度目前的商业化探索比较多元,相对比较重点的有:小度会员,目前小度会员的数量正在稳步增长中;还有品牌定制技能及推广合作,现在已经有合生元、方太等优秀的合作案例;另外,还有合作内容资源订阅,比如多家优质教育品牌的付费内容订阅等。

《中国经营报》:小度智能屏现在的出货量已经比较高,用户活跃度也比较高。但目前市场中有一些来自消费者的声音表示,小度智能屏的商业化有一些影响用户体验,小度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如何把握商业化和用户体验之间的平衡?

景鲲:我们在这一块的推进是很谨慎的,希望找到商业营销和用户体验的平衡,并且我们希望提供有价值的营销内容,在用户真正有需求的场景下给予相应的内容,始终把用户体验放在首位。

《中国经营报》:全屋智能的商业化和小度智能屏的商业化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吗?

景鲲:全屋智能本身就是一个商业化属性很强的方案型项目,涉及前装、后装的广阔市场,商业链条本身是比较清晰的,同时也是有着多品牌合作和打通产业链条的诸多机会,无论是技术方案还是硬件产品,都是直接可实现商业转化的。

(编辑:张靖超 校对:颜京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7326.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983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