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论反智:阴谋论,道德崩坏与AI威胁论

woniu 资讯 2021-03-01 08:00:24 6968 0 机器人机器器人
导读: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驾仕派立场无关。 近期得州大雪导致了当地电力系统的瘫痪,随即,这一大范围灾害几乎「顺理成章」地引起了得州民众的阴谋论:这场大雪是政府制造的假雪。在这场阴谋论中,比尔盖茨也再次被卷入其中,其曾经资助哈佛大学进行的一项...

论反智:阴谋论,道德崩坏与AI威胁论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驾仕派立场无关。

近期得州大雪导致了当地电力系统的瘫痪,随即,这一大范围灾害几乎「顺理成章」地引起了得州民众的阴谋论:这场大雪是政府制造的假雪。在这场阴谋论中,比尔盖茨也再次被卷入其中,其曾经资助哈佛大学进行的一项名为“Scopex”的气候实验项目,成为这一阴谋论的依据。

反智近两年成为公众对美国人贴上的一项标签,疫苗是骗局、新冠是阴谋……这些阴谋论毫无疑问没有一星半点高明之处,也绝对符合「反智」的定义。

反智的确就是美国文化的重要组成,它造就了各种各样的荒谬,倒也同样造就了那些强大的企业。民众质疑权威,初创公司挑战巨头,本质上都是对旧秩序的不信任,是换了表达方式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信就悄悄瞧瞧,乔布斯、盖茨与扎克伯格从大学肄业的经历,以及这种履历引发的创业文化,这难道不是「反智」的最佳注脚?

论反智:阴谋论,道德崩坏与AI威胁论

▲图片来自网络

马斯克与其特斯拉如同ta们的前辈苹果、谷歌、脸书等等就诞生在这种文化之中。

反智文化的更深一层,是对强大存在的警惕。

马斯克总在强调AI威胁论:「我们的带宽有多大?大概可能每秒几百个字节,或者宽松一点说,每秒几千个字节……而电脑能够轻易地在兆兆位级别上进行沟通,所以电脑只会觉得不耐烦,跟人类说话就像与一棵树说话一样……几乎不会从中得到任何信息。」

马斯克的观点无比清晰,AI太强大了,相比之下人类根本不值一提,而任何一种如此强大的存在,都是值得警惕的。

困于暴雪的得州民众对政府的阴谋论,困于新冠的美国民众对于比尔盖茨的阴谋论。不能不说,也都伴随着这种因警惕演化的恐惧。反智与对强大存在的警惕,可能演化成任何形态,有时候是一家让人侧目的公司,有时候是一种荒诞无稽的阴谋论,结果是不可控的。

论反智:阴谋论,道德崩坏与AI威胁论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截图自《阿甘正传》

好吧,兜兜转转这么久,我们进入(这篇乱七八糟的文章的)主题:这种警惕与恐惧的根源是什么?

答案就藏在阿西莫夫及其创造的「机器人法则」之中。「机器人法则」又被称为「机器人三定律」,阿西莫夫在其机器人系列小说中《我,机器人》里提出,奠定了后世这一主题的基调:

1: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2:在不违反第一定律的情况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3:在不违反第一、第二定律的情况下,机器人要保护自己

在整本《我,机器人》之中,三定律因各种情况被多次破坏并验证出悖论。于是,在阿西莫夫的后续作品中,人类在三定律的底层加入了第零定律,加入了整体人类的概念,承认了「牺牲一个,保全大家」的合理性,从而建构出一个更牢固的机器人法则:

0:机器人不得伤害整体人类,或坐视整体人类受到伤害

1:在不违反第零定律的情况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2:在不违反第零、第一定律的情况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3:在不违反第零、第一、第二定律的情况下,机器人要保护自己

结果是注定的,这一机器人法则同样被摧毁。由威尔史密斯主演的《我,机器人》改编电影就提出了一个灾难性的摧毁机器人法则的方式。

论反智:阴谋论,道德崩坏与AI威胁论

▲截图自《我,机器人》

机器人法则是基于机器人的出现,用以规训机器人的存在。在人类社会,这种规训方式被称为道德或法律。机器人法则,则可以称为机器人的道德与法律。机器人法则的失效,即道德与法律的失效。

人之所以恐惧AI,是因为其强大,人之所以恐惧强大的存在,则是恐惧那些强大的存在会摧毁道德与法律。

反智,是因为质疑权威;质疑权威,是因为恐惧强大的存在;恐惧强大的存在,是因为恐惧道德与法律的失效。所以,反智同样存在智慧的一面,不是吗?就像科学也存在邪恶的一面一样。

AI威胁论实在是一个太具有代表性的命题。如果从劳资矛盾的角度来解读,它又有另外一种意义。

泛资本我个人不认为「资本」这个概念足够有效,因为资本从来不是孤立的力量,它有很多帮手,有些在它之下,有些在它之上作为强大的一方,也会警惕它所压榨的那些人:

泛资本会恐惧被压迫者(在某一天变得)过于强大。

在全球任何一个角落,事实上大家都默守这样一个类似的契约: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全世界都曾遵循这一契约。西方泛资本首先背弃了这一契约,当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这部分人开始抱怨工会、抱怨工人工资太高,于是把工厂迁到了人均工资更低的地方。泛资本先富起来之后,溜了。

让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太监笑话:

A:从前有一个太监……

B:下面呢?

A:下面没有了。

今天,泛资本压榨的是人。人呐,懒惰又贪得无厌,竟然要涨工资,竟然要年终奖,竟然要一周双休,竟然胆敢劳动仲裁,竟然还在网上争取自己的权益。于是,泛资本开始幻想未来:压榨机器人。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机器人会甘愿996并因此猝死或自杀吗?

……

文|西的李子

图|网络

前沿资讯 原创观点

最有逼格的原创型汽车新媒体品牌

新浪微博:@驾仕派

驾仕派现已入驻各大媒体平台

日均全网浏览量超过1,000,000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6746.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696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