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千亿科技股闪崩背后,人工智能是落地了还是天上飞?

千亿科技股闪崩背后,人工智能是落地了还是天上飞?

作者|刘工昌

近期,千亿白马股闪崩频繁。前有千亿蓝筹歌尔股份(002141.SZ)跌停,后有上海机场(600009.SH)闪崩。2月3日,人工智能龙头科大讯飞(002030.SZ)午后闪崩,市值跌破千亿。

赌上全部身家,董事长在企业市值千亿时定增

2020年10月26日,人工智能上市公司科大讯飞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公司第三季度营收29.3亿元,同比增长25.16%,净利润2.96亿元,同比增长60.79%。

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72.84亿元,同比增长10.82%;净利润5.54亿元,同比增长48.36%。

2021年2月3日午后,科大讯飞(002230)遭受重挫后,科大讯飞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董秘江涛在晚间举行的线上说明会上表示,公司基本面稳定,根据最新的财务审计工作进展,预计公司2020年累计净利润同比增长50%-70%。同时,科大讯飞披露对业绩进行预测,2020年度累计净利润预计为12.28亿-13.9亿元,同比增长50%-70%。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发布的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显示,《2021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获得股东大会顺利通过。

根据1月19日披露的定增预案,科大讯飞拟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不低于20亿元且不超过26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资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和一般的定增不同,科大讯飞没有寻找外部机构投资者,而是将发行对象锁定为“自己人”,即公司董事长刘庆峰及其旗下的言知科技。并据透露,为了完成本次高位增持,刘庆峰个人筹资超20亿元,几乎赌上了全部身家。

光大证券研究团队对此指出,刘庆峰选择在科大讯飞市值超千亿时参与定增,显示了其对公司长期发展的信心。受此消息影响,在定增预案发布后,科大讯飞股价持续走高。

从科大讯飞内部人士的频频发声看,科大讯飞经营似乎一切正常,并且呈现欣欣向荣迹象。

不遗余力夸耀人工智能,科大讯飞增收不增利

在智能语音这条赛道上的科大讯飞为例,讯飞开放平台智能硬件解决方案,推动AI技术在物联网和智能家居领域的应用落地。也就是说,它的主业就是智能语音。那么在这一领域它究竟如何呢?

另结合IDC所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软件及应用(2020上半年)跟踪》报告显示,在人工智能市场之语音语义市场中,科大讯飞在该领域市场份额最为突出,位居该市场榜首,其次百度、阿里、思必驰等厂商。

可以看出目前中国语音语义应用市场上,科大讯飞在国内市场还是占据首位,但这个首位对整个应用领域却起不到任何的引领作用,因为他们加在一起所占的份额都不大,大约也就30%左右。

相信稍有点企业经营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情形下,企业绝大多数都处于亏损或者勉强维持盈亏的状态,作为市场份额不大的小部分的头部,科大讯飞如果要盈利,可能最多也是微利。

科大讯飞打的概念是人工智能,主要做的产品是语音语义应用,媒体为其造的势是科大讯飞是一家人工智能应用落地最具代表性的厂商,甚至说它的人工智能逐渐商业落地。(市值蒸发超百亿!科大讯飞回应称经营正常,全年净利润将超12亿2021/02/03文/杨剑勇)

而科大讯飞自己人对人工智能的夸耀更是不遗余力。科大讯飞作为人工智能第一股,交互语音技术领头羊,拥有ToB(对企业)、ToC(对消费者)的三段话缩句成为三句话,简单来说就是:

第一句: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始终保持国际领先水平。

第二句:人工智能可在教育、政法、医疗等多领域提高劳动生产率,科大讯飞具有自主核心技术能大规模产业应用。

第三句:科大讯飞语音识别技术全球最牛B。(发布于2019-08-22如何研究公司的年报逸风看盘)

但实际的情况是,目前人工智能公认最出色的谷歌都不敢如此言,因为目前几乎所有打着人工智能旗号的企业基本都是只见诱人的吆喝,不见盈利的钱影。

翻一翻科大讯飞近几年的财务报表,看一看这家热门公司利润的含金量成色究竟如何。

近年来科大讯飞却出现了一种增收不增利的现象:2014年以后,科大讯飞营收增速明显高于净利润增速,营收增速维持在30%以上,归母净利润增速低于15%,甚至在2017年三季度出现下滑。2009-2016年,科大讯飞营业收入由3.07亿元增加至33.2亿元,归母净利润由0.8亿元增加至4.84亿元,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41%及29%。

百亿营收一半是应收款,国际化破局艰难

政府补助对于科大讯飞的利润影响不可小觑。

2011年至2016年,科大讯飞政府补助金额由5008万元增加至1.8026亿元;政府补助在净利润中的占比在2012年最高时达到约46%,虽近年来小幅下降,但仍维持在37%上下。2019年这一比例又创新高,达到4.12亿元,占比50.31%。

中新经纬记者查看近五年年报发现,科大讯飞净利润与获得的政府补助均保持增长趋势,后者占前者的比例从2015年的25.9%飙涨至2019年的50.3%。年报显示,2015年-2019年,科大讯飞净利润分别为4.25亿元、4.84亿元、4.35亿元、5.42亿元、8.19亿元,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10亿元、1.28亿元、0.77亿元、2.76亿元、4.12亿元,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分别为25.9%、26.4%、17.8%、50.9%、50.3%。

据粗略统计,科大讯飞2008年上市以来至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总值约为35亿元,其中政府补助总额约为12亿元,占比超33%。尤其2018年后,科大讯飞获得的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保持了较高数值,因此,市场上有关科大讯飞是否为一家“补助型企业”的讨论声一直不绝于耳。

为什么会这样呢?有人说,科大讯飞之所以利润低,是因为其研发投入比过高,咋一看似乎真是这么回事。

根据财报:科大讯飞研发投入由2014年的5.18亿元增加至2016年的7.09亿元。与此同时,公司研发投入资本化占比不断提升,由2014年的39.16%增加至2016年的52.43%,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在同期净利润中占比由52.28%提升至74.81%。

为什么要对研发支出的会计处理如此关注?搞财务的应该都知道:费用化的研发支出是影响当期利润的,而资本化的研发支出则可以在未来摊销。

但科大讯飞董秘江涛称政府补助主要分为三部分:办公补助、软件退税和项目补助。其中,软件退税是国家骨干级软件企业都能享受的待遇。项目补助机制是国家为了支持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对企业研发投入的支持,企业自身也要有配套,企业拿出八成,政府补两成。因此,这些补贴是基于科大讯飞大量的研发投入,因此说科大讯飞的净利润来源于政府补助“非常不靠谱”,“科大讯飞拿到的政府补助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科大讯飞上市12年获政府补助约12亿2019年净利半数来自于此2020-04-2922:38中新经纬)

到这里我们该理解科大讯飞将资本化研发支出单独列出的原因了吧,因为单独列出,一方面是为了方便也更有理由光明正大的让政府在这里补贴,而这对整个的财务报表有很好的粉饰作用。当前我国的会计准则是允许研发支出部分资本化的,

这给企业调节当期利润留下了空间,如果企业研发投入资本化率较高,增加当期利润,但产生的摊销会削减未来利润,这就造成了寅吃卯粮的后果。

从科大讯飞所处的应用软件行业来看:面包财经所统计的67家上市公司,2016年度研发投入平均资本化率为13.12%,明显低于科大讯飞52.43%的资本化率。

换一个更可比一点的统计口径,总市值排名前十的应用软件类公司研发支出在营收中占比较高,平均资本化率为19.53%,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但仍明显低于科大讯飞资本化率。

以下为总市值排名前十的应用软件类上市公司研发支出情况(财务数据为2016年度):

做一个简单的还原:若科大讯飞2016年度研发投入资本化率下降到20%,不考虑所得税影响,将削减公司2016年利润2.3亿元,占到同期净利润的四成多。

科大讯飞过度依靠政府补贴的弊端已经显现。科大讯飞历年财务数据显示,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合计的公司经营性应收款项占比常年保持高位。由于公司相对政府及大型企业而言议价能力较弱,长期以来被客户通过经营性应收款项的形式“砍价”。

这一点通过近五年的经营性应收款项的高占比便可看出。

据统计,2015年至2019年五个财报周期,科大讯飞平均经营性应收款项占营收比超过51%。换而言之,公司每1元的营收对应超过一半的“账款”。

2019年,科大讯飞应收账款为50.87亿元,换言之,本报告期内的100.79亿元营收中有一半是应收账款。科大讯飞在公告中给出的解释是“主要系本期营业收入增长,应收账款相应增加所致。”

应收账款的增多必然导致其经营现金流出现困难。

有时候,现金流比账面利润更能说明问题,展示利润含金量。

如下图所示,2013年至2015年,科大讯飞经营性净现金流入略高于净利润;但2016年,其经营性净现金流开始明显下滑,到2017年三季报,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为流出6.47亿元。

(资本宠儿科大讯飞:利润含金量成色不足被严重高估?2018-02-2607:04:54 来源:面包财经 作者:面包财经 )

科达讯飞试图走国际化之路,拓宽市场渠道。但科大讯飞2018年开启的国际化,目前仍惨淡经营,破局艰难。2019年科大讯飞国外地区营收仅为0.83亿元,占比0.82%。2018年来源于美国的收入占比仅为0.01%。

市占率达70%,高度依赖政府和企业市场

2018年9月20日,一位职业是同传(将外语快速转化为英文)、中名叫“BellWang”的用户,在知乎上直接以“科大讯飞,你的AI同传操(qi)作(zha)能更风骚一点吗”为题,揭露了一部分科大讯飞在会议同传上的操作:科大讯飞自己的英文转写(将语音变成文字)对于日本嘉宾的识别完全不佳;科大讯飞没有选择自己的英文转写内容来直接翻译,而是直接将女同传的中文结果直接转写在屏幕上;科大讯飞也将男同传重新整理的“标准英语”记录了下来,不仅转写成为了英文文字,同时还最终将这些文字以及机器发音的方式,配到了整个活动的回顾当中。

科大讯飞在整个活动只标注了“AI智能翻译”的字眼,并没有任何提及人工介入的表示。

(2018-09-2118:55AI同传“翻车”,其实是人类自己恐惧李赓)

9月21日,科大讯飞董秘江涛表示,即使讯飞的机器翻译将在明年达到专业八级的程度,也无法替代同传。“科大讯飞从来没有在产品上使用‘AI同传’的描述”。科大讯飞回应称,没有提到AI同传,并没有造假吹牛,目前的情况是一个误会,“科大讯飞从来没有把同传翻译包装成机器翻译。”

9月26日,科大讯飞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一篇《真金不怕火炼,科大讯飞没有造假》的文章再次澄清,科大讯飞没有造假,从未“隐瞒”转写同传声音,“人机耦合”不仅是技术发展的趋势,更是社会伦理发展的要求,公司将用法律武器维护公司声誉。

科大讯飞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此次风波让很多人误解科大讯飞只有转写,没有翻译技术,而科大讯飞的翻译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科大讯飞造假?真相来了2018年09月26日 站酷海洛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张弘)

科大讯飞的翻译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这话又易引起争议。

在其公司报告中声称,首先是技术上,英文语音合成技术在2006、2007和2008年连续三届蝉联国际英文合成大赛“BlizzardChallenge”第一名;普通话口语评测技术是业界唯一经国家语委评测可用于普通话等级考试的技术。2017年刘庆峰董事长在回答读者目前讯飞最具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有哪些时,他回答称,目前科大讯飞在英文、中文合成方面都是世界第一。

截止到2020年5月17日,科大讯飞拥有的专利数为2055项,其中母公司为993项,公司每年自主申请的专利数在增加,从2015年全年公布的61项到2020年5个月就公布的97项。

但有媒体对照后发现,科大讯飞拥有大量的专利,但将这几项专利进行对比,会发现,母公司专利数的一部分并非来自自主研发而是购买。

有知乎网民对科大讯飞/百度/阿里/腾讯(BAT)智能语音识别(ASR)性能对比后认为,目前来看科大讯飞的产品比较完善,但是相比收费也是最高的,其次阿里相对比较完善,不过要线上使用相比价格还是比较高的,百度完全免费,不过只支持60秒以内识别,其次腾讯只支持两种模式识别

另外声称,根据赛迪顾问的数据92008年),公司在中文语音合成市场拥有70%以上的市场份额,中文语音产业60%以上的整体市场份额,处于语音市场绝对领先地位。

2017年刘庆峰董事长在回答读者时说,我们的市场份额是最高的,中国语音产业联盟每年有报告,我们占了中国市场的半壁江山以上,主流市场份额超过70~80%。主流是什么?电信、公共安全、金融、教育这些领域。MIT评选科大讯飞是全世界50个最聪明的公司,在中国排第一。一个数字是他们看到科大讯飞语音的市场份额是中国的70%,这是我们的优势。这是平台的。而赛道就是教育、医疗、司法、汽车、呼叫中心。

但是我们从上文的图已知道,目前在国内它整体市场也就占10%左右的份额。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这其实并不矛盾。目前的科大讯飞仍然高度依赖与政府有关的公共领域。在市场上存在度不高,业务多数还是ToG。科大讯飞的产品不是刚需,主要面对企业和政府机关部门,极少面对个体散客。

这实际上也是目前那些所谓的名校办企业的通病。他们主要的精力不是钻研市场,捕捉普通消费者的需求,而是想着如何与地方政府关系搞好,补贴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借助于权力部门权力的硬性下达,来为相关机构部门拉来一大笔订单,似乎科大讯飞所主要要做的就是和合肥政府关系好,拼关系,和三大运营商搞交易。

这其实是典型的国企风格。这公司能活着,所以知乎上有人说,根本原因就是搞中国特色而已。

总起来看,科大讯飞专利数一直在增长,但拥有量增速远低于自主研发申请数,销售大企业依靠性和关联性强,盈利能力注入了部分水分,由于进入人工智能行业早,所以依靠市场先入掌握了部分核心科技,但其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与市场份额仍较小,加之国内市场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人工智能行业,科大讯飞的先行技术优势开始下降。(科大讯飞经营状况分析2020-07-1408:22:41 商业文化订阅2020年14期谢丽伟(北京联合大学商务学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6421.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517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