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第四范式D轮融资7亿美元,创人工智能领域后疫情时代最大融资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鲁哲之 北京报道

近日,人工智能平台与技术服务提供商第四范式宣布完成D轮融资,融资金额7亿美元,本轮融资由博裕资本、春华资本、厚朴投资领投,并引入国家制造业转型基金、国开、国新、中国建投、中信建投、海通证券等战略股东,红杉中国、中信产业基金、高盛、金镒资本和方源资本等财务投资机构。

据透露,这笔7亿美元的融资,为AI领域已披露的自2020年至今的最大单笔融资。

第四范式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加速重点产业布局,构建基于AI的企业级生态体系,培养AI尖端人才。

第四范式致力于AI大众化

第四范式成立于2014年,以助力企业实现智能化转型、优化企业的效率与决策为目标,为企业提供硬件算力基础设施、人工智能平台、智能业务应用系统等端到端、全流程的产品体系和基础架构,主要软件产品包括企业数智化引擎「天枢」、AI核心系统「4Paradigm Sage」、AI硬件基础设施「4Paradigm SageOne」等。

在D轮融资前,第四范式已进行过6轮融资:2015年完成了来自金石投资、SCC Venture V-Mars(HK)的天使轮融资;2016年由北京互联创新工场、峰尚资本以及红杉资本完成了A轮融资;2017年获得元生资本等十家投资商参与的的B轮融资,以及来自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等三家国有银行及所属基金的联合战略投资;

2018年完成C轮融资,引入包括国新启迪、保利、三峡、中信、农业银行、交银国际等战略股东,也是第一家由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等五大国有银行投资的创业公司;2020年4月则是完成了由联想控股、松禾资本、基石资本、中信银行以及思科五家投资机构共同完成总计金额超2.3亿美元的C+轮融资。第四范式在获得了C+轮融资后,市场估值已经达到了20亿美元。

第四范式CEO&创始人戴文渊曾对媒体表示,汽车普及之后,考驾照也不难了。当下AI确实足够火热到似乎每个人都可以给AI发表看法,但是落地应用操作的门槛仍相对高。第四范式所做的AI平台就是想让AI低门槛化,让更多的人可以享受到AI应用落地带来的便利,而并非专业人士的专利。

在2017年,第四范式在乌镇发布人工智能产品“先知”3.0。在戴文渊看来,企业AI系统需要具备三种核心能力:数据、算法、以及生产能力。而在“先知3.0”中,就打通了从数据到业务的闭环,将机器学习产生智能的能力,与业务环节连接,形成了一个“机器学习圈”。

2020年8月,第四范式与中国工商银行与签约,合作主要内容便是基于人工智能平台“先知”。据了解,合作将为工行提供通用的AI基础设施能力和标准化应用流程,帮助工行自主构建覆盖营销、反欺诈、审批、贷后管理、运营等全生命周期的AI业务场景应用。

人工智能领域投资热中含“冷”

近年来人工智能已经越来越火热,涉及范围从家庭日常生活、医疗医药,到企业运维、工业生产,再到各种新基建等都有人工智能的身影出现。虽然与VR/AR一样,人工智能的概念已经被提出了60余年,然而直到近年来才在技术上有了巨大的突破。相关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人工智能开放平台市场规模104亿,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可达222亿。

有投资人向本报记者表示,人工智能虽然目前技术上愈趋完善,能够匹配的场景也越来越多样化,但是想获得资本青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些具备能够真正落地技术的公司才有希望成为独角兽,同时这样的企业也有差异,一种是确定的技术成熟领域的浅层次应用,在技术上这类企业相对会容易些,但是也存在数据密集、僧多粥少的情况;还有一种则是作为投资人更喜欢的一类公司,他们可以在布置项目层级的时候,就已经采集到独有的数据,如果能够采集到足够多的数据,形成自己的业务以及经营范围和体系,甚至到达到垄断的程度,那才真正具备独角兽的潜质。

相比几年前人工智能领域的“全面”火热,现在投资方已经更加谨慎与冷静,虽然总投资金额并未出现大幅缩水,但是同一领域中的企业马太效应越发凸显,头部企业通常能够连续获得融资,而仅落后一步的企业却可能陷入窘境。

人工智能人才需求凸显

同时,对于人工智能企业来说,“血统”往往是投资方会重点关注的一个方面,创始人必须兼顾技术、市场、商业模式、渠道资源于一身。人工智能行业一直是一个复合型的行业,懂AI的创始人能帮助企业打好基础,不会在今后成为一个摇摇欲坠的危楼;同时也需要懂行业的领头羊能够开辟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能够规避发展方向的风险。

对于投资来说,投资的主要挑战,源自于人工智能是一个全新的技术和应用范畴,还没有形成一个人工智能固定的产业链,技术从长远看还不够成熟、产业应用未来也不够清晰,投资人无法按照传统投资思维,利用产业链的节点来投资。而创始人能够同时了解行业与技术,也必然会收到更多的投资人青睐。

对于投资人来说,第四范式就是这样一个“血统纯正”的例子。戴文渊在成立第四范式之前,曾效力于百度营销系统“凤巢”,也是当时百度最年轻的高级科学家,在行业中具备自己影响的同时,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戴文渊也曾获得了ACM程序设计竞赛世界冠军。由此可见,从参与行业的深度到专业能力,第四范式的创始人都具备相当的实力。

正因为如此,第四范式同样也明白人才对于AI行业的重要性。据了解,为加速AI人才储备,第四范式与斯坦福、南洋理工大学、阿卡迪亚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南京大学机器学习与数据挖掘研究所LAMDA、ChaLearn等国内外顶尖高等院校、研究机构建产学研合作。此前,第四范式还联合工信部及其他人工智能领先企业,签署《人工智能产业人才培育标准合作备忘录》,进一步加强产学研合作,推动高校、科研院所与企业等机构合作开展人工智能学科建设,培养“人工智能+X”复合型产业人才。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5987.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802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