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继云从、依图之后,旷视科技确认冲击科创板:人工智能有望迎IPO大年

继云从、依图之后,旷视科技确认冲击科创板:人工智能有望迎IPO大年

AI领军企业纷纷提速上市,从各家招股书披露情形来看,营收较少、业绩亏损是当下AI企业的普遍常态。

文 |莫磬箻

人工智能“独角兽”旷视科技也要来科创板了。

1月12日,证监会官网消息显示,旷视科技已于2020年9月接受中信证券上市辅导,并拟以公开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方式在科创板上市。

在此之前,旷视科技曾向香港联交所递交过上市申请。

旷视科技此次冲关科创板是“转换上市地点”还是“H+A”同步?为何采用CDR方式发行?当下AI大军提速冲刺科创板逻辑又是什么?

“改道”or“H+A”?

1月12日,证监会官网消息显示,人工智能企业旷视科技已于2020年9月与中信证券签署科创板上市辅导协议,并拟采用公开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这一方式上市。

资料显示,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以人脸识别起家,早年以“Face++”的名字为外界熟知;在业内与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并称人工智能“CV(计算机视觉)四小龙”。2015年,“刷脸支付”概念首次被提出,这套系统即是由蚂蚁金服和旷视科技Face++合作研发。

2019年8月,旷视科技曾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当时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的营收分别为0.7亿元、3.13亿元、14.27亿元、9.49亿元,同期净亏损分别为3.42亿元、7.58亿元、33.51亿元及52亿元。

旷视在招股书中解释,亏损主要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以及持续的研发投资。

但后续旷视香港IPO之路传出受阻,消息称“由于遭遇了国际贸易和采购方面变数,港交所要求其提供更多信息”。

2020年6月,有消息进一步称,旷视中止了港股上市进程,接下来公司将进一步讨论在港股或者A股上市的可能性。旷视已经通过港交所聆讯,主动放弃上市。

当时旷视称该消息不属实。其还明确,旷视科技没有终止上市计划,“会选择在更好的窗口期稳步推进上市计划”。科创板支持和鼓励“硬科技”企业上市,是中国科技企业发展的好机遇,旷视正在积极考虑。

本次正式启动科创板IPO辅导,旷视科技是全面转战科创板还是计划“H+A”同步上市,就此记者在截稿前试图向旷视科技求证,但未果。

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至今未听说旷视科技已未放弃在境外上市的方案,旷视科技仍有同时在“A+H”市场上市的可能性。目前市面上“重启IPO”或“转道科创板”的说法可能稍欠准确。

为何采用CDR方式?

A股中,旷视科技为何独选科创板?

在业内人士看来,科创板扶持“硬科技”企业无疑是一大考量因素,关键还要结合旷视自身来看。作为亏损企业,旷视科技可以在香港上市,在A股科创板和创业板政策目前也能支持,选择前者原因可能在于科创板对科创企业估值更高。

而发行CDR是采用美元融资和VIE架构的旷视科技冲关科创板较为可行的方式。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从目前已成行的案例来看,在香港注册的红筹,选择科创板上市基本是直接发股票;而旷视是非香港注册企业,CDR可能是其上科创板唯一可行的方式,和之前九号公司的案例类似。不用拆除红筹架构应该也是考虑因素。”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也持类似看法,“旷视之前准备境外上市,(发行CDR在科创板上市)不用再拆VIE了,省事省成本。”

还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当前CDR上市已有先例,旷视应该是在A股首单CDR成行后开始考虑在科创板上市的。

2020年10月29日,九号公司正式登陆科创板,成为A股首家注册地在境外的红筹申报企业、首家存在协议控制架构(VIE)并实现CDR上市的公司。也是目前科创板唯一一家CDR上市公司。

此前业内人士即称,九号公司是A股第一单VIE和CDR,后来者可直接借鉴其模式上市。

IPO急不急?对手提速上市

寻求上市,旷视科技究竟是急不急?

今年,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印奇对外回应IPO进展曾多次提到,从去年到今年,国际环境变化很大,其实从公司财务状况,包括现金的状况,短期内没有特别融资的诉求。最终资本的操作一定是符合公司大战略,上市不是旷视科技特别急需的事情。

在印奇看来,旷视科技上市有几个层面的意义,一是自信,代表旷视科技已经发展到可以用资本市场来审视公司;二是旷视科技把上市当一个手段而不是目的,当时想上市,是觉得公司战略已经很清晰。

但不可否认,竞争对手在上市道路上显然奔得更快。

目前,“CV(计算机视觉)四小龙”中,除了商汤科技外,云从科技和依图科技也正在筹备在科创板上市,并且节奏更快。

公开信息显示,云从科技于去年8月正式启动IPO辅导,11月报科创板上市辅导验收,12月获上交所正式受理,并已获首轮问询。

依图科技则在去年9月启动上市辅导,同样拟以公开发行CDR的上市在A股上市。11月,上交所正式受理其科创板上市申请,12月获首轮问询。

此外, AI领军企业也纷纷提速上市,云知声、云天励飞等也已进入科创板上市受理及问询阶段。

从各家招股书披露情形来看,营收较少、业绩亏损是当下AI企业的普遍常态。2019年度,依图科技36.42亿元,云从科技亏损17.08亿元,云天励步亏损5亿元,云知声亏损2.13亿元,而旷视科技在2019年上半年即亏损52亿元。经营性现金流方面,多数企业也多期仍未扭正。

图〡国内AI领军企业业绩一览;来源:《科创板日报》统计

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谈到,目前AI企业多数仍处于早期投入(“烧钱”)阶段,具体场景应用落地及完善仍需要过程。其中人脸识别已经较为成熟,四小龙在整体市场份额以及应用上相对比较成功。对于这类人工智能落地较为成熟的企业而言,即便短期内资金仍算充足,科创板是一个不错的上市时机,当下也是较好的时间窗口,相关企业能够取得更高的估值。

业内:2021年是AI IPO大年

人工智能、云就算和5g,并称当下“三大科技红利”。

华安证券研报指出,人工智能行业景气度高,未来成长空间大。数据、算力、算法的三大变革,催化AI再迎发展热潮。

根据《中国人工智能计算力发展评估报告》的预测,2020年国内AI市场规模将达到62.7亿美金,2019-2024年人工智能市场复合增速将保持30%以上,2024年会达到172.2亿美金。同时中国在全球AI市场的占比将从2020年的12.5%上升至2024年的15.6%。

从需求端来看,发展AI已是全球共识,目前安防、智能汽车、教育、医疗、新零售等是应用热点。从政策端来看,人工智能是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需求爆发叠加政策鼓励将加速产业化落地,当前人工智能有望进入规模商用的红利兑现阶段。

华安证券指出,在2021年,相关人工智能公司有望实现业绩释放和估值提升的戴维斯双杀,“CV四小龙”以及其他细分领域企业值得关注。

艾瑞咨询报告甚至显示,预计2022年国内人工智能赋能实体经济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573亿元。

国海证券研究还指出,预计2021年将是人工智能企业IPO大年,产业成熟度不断提升,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行业关注度有望提升。“十四五”提出将人工智能放在前沿领域的首要位置,地位更加凸显,在政策和资本的推动下,作为新基建的重要方向之一,预计人工智能行业将会快速发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5772.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