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向前浪发问,AI后浪最关心什么?

向前浪发问,AI后浪最关心什么?

主办方供图

昨天是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最后一天,在“全球人工智能的传承与发展”论坛上,业界和学界的“后浪”向“前浪”发问。

问题一:AI的未来到底在哪,从业者要如何准备?

目前,AI技术在多个领域有深入应用,“下一站AI的主战场在哪”成了“后浪”们迫切关注的方向。对此,美国国家工程院和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沈向洋、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文分别给出了各自的预测。

沈向洋表示,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带来新的交互。人与人之间交互,出现了语言;人与计算机交互,出现产生了计算机语言;人与AI交互,尚存更多想象空间。语言方面以外,“硬件交互”也值得思考,例如智能眼镜背后的计算机视觉技术,正尝试让计算机模拟人来“看”。

“下一个较大的突破可能是在认知层面上。” 高文说,语言意味着高层次的理解,目前人工智能系统在语言方面稍弱,认知水平尚需提升。

面临AI技术日新月异的变革,从业者也需有所准备。高文提出了三个“做东西的境界”更便宜,更好,做到别人“没做到的”。“前浪”努力地抵达第一境界,“后浪”要做的是“更好”。至于第三层,沈向洋表示,期待看到“后浪”们勇于探索,“今天人工智能在中国有这样好的环境,大家应该下定决心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

问题二:缺少资源,如何创新?

AI的各领域近年来取得了巨大的技术突破,这背后依赖于资源的大量投入。可若缺少资源,还能做出有价值的创新吗?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林达华代表“后浪”提出了这个问题。

高文提了两条建议。如果能获取资源,“哪怕花一千万美元训练一个模型,只要不用你自己掏钱,就要高举高打地做。” 若实在缺少资源,“后浪”们可以在可获得的资源基础上,“有多大本事干多大的事”。另外,从长远来看,市场化的东西正慢慢往低成本方向走,“年轻人只管跟着整个硬件发展水平走,不用过多担心。”

沈向洋提出,我们可以不“扎堆”,重新思考一下未来的方向。”他认为现在的大模型存在道理,但同时,未来5-10年里重要的方向是混合模型。“后浪”们可以尝试打破资源依赖,思考新的出路。从资源提供方这个角度来看,美国斯坦福大学等高校呼吁政府对AI进行更多投资,做AI Research Club。这也值得我们借鉴。

问题三:学AI要不要读博士?

AI是科学驱动的产业,学生们对于“要不要读博士”存有疑问,卢策吾作为上海交通大学吴文俊人工智能博士班班主任,对于博士培养也有疑问。

“每个人的诉求不一样。”高文表示,做产业化或市场化内容不如直接投入一线,精雕细刻。学术性工作需要读博士,“做学问需要积累和沉淀”。

关于博士培养,沈向洋在清华杨斌校长的话的基础上做了延伸要“成人”、“成才”、“成群”、“成事”,即收获自信、学到东西、学会合作、完成目标。“AI博士和其他博士没有太大的区别。”

针对这个话题,对谈嘉宾们也纷纷分享了读博过程中的心得体会。

沈小勇和卢策吾回忆起当年通宵写的文章,说那是对毅力、体力巨大的考验。 “除夕夜,我开车看着宾州的白雪茫茫去学校实验室做试验。”这是女博士张娅的经历。“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磨砺给予博士养分。

同时,他们也认为“读博士是非常幸福的一段经历”,可以在受保护、被支持的环境下做自己喜欢的课题。林达华说,博士阶段给了他思维方面的训练,这对他的职业生涯,包括团队管理、新方向开拓等有着巨大影响。

正是“前浪”们的执教、带教引领了新一代AI“后浪”的成长。在政策不断完善、营商环境不断优化的现在,“后浪”们拥有更好的环境和资源,吸收了更多、更优质的前辈经验,定能踩在前人的肩膀上,敢于创新、勇于创新,开启人工智能的新篇章。

实习生 陈蕾 新民晚报记者 易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5585.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