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人工智能作品首次被法律认可,AI作家离我们有多远?

woniu 资讯 2020-01-06 09:26:00 32890 0 行业发展专业产业

AI(人工智能)总能引发人们的无限遐想。人们一边享受着AI带来的便利,一边又忌惮于这种“类人类”系统有一天真的会萌生自主思维。

但即便如此,人工智能的生活化应用依然势不可挡,它们与世界顶尖棋手对垒、谱写音乐、编撰诗歌,似乎无所不能。这也对现有的法律制度发起了挑战,人们常常疑惑,AI创作的内容受法律保护吗?

人工智能作品首次被法律认可,AI作家离我们有多远?

电影《Her》海报,女主系AI程序

据法制日报报道,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近日作出的一份判决,认定腾讯公司名为“Dreamwriter”的撰稿机器人所生成的文章属于著作权保护的作品。这也是第一份对AI生成作品作肯定性判断的判决书。属于AI作家的时代到来了吗?

1

人工智能已进入司法视野

早在2015年就有媒体报道称,腾讯财经的新闻文章竟然是由机器人写的。原来,腾讯公司开发的Dreamwriter智能写作辅助系统,能在几分钟之内生成新闻稿,而工作人员只需要确认内容和点击发送。

2018年,Dreamwriter写作的财经类新闻《午评:沪指小幅上涨0.11%报2671.93点 通信运营、石油开采等板块领涨》,在未经过授权的情况之下被“网贷之家”转载抄袭,腾讯公司因此状告抄袭者侵犯了自己的著作权。

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从涉案文章的外在表现形式与生成过程来分析,此文的特定表现形式及其源于创作者个性化的选择与安排,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文字作品。

人工智能作品首次被法律认可,AI作家离我们有多远?

 法制日报报道截图

然而,这并非是我国首例关于AI写作的判决。去年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受理过一起类似案件。但在该案中,互联网法院认为威科先行法律信息库这一智能系统生成的数据报告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这与南山法院的观点有所不同。

该案中,原告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主张其为《影视娱乐行业司法大数据分析报告——电影卷·北京篇》的著作权人,文章由文字作品和图表作品两部分构成:图表来自于法律统计数据分析软件(威科先行法律信息库)生成的数据报告,文字则是基于该报告而进行的分析。百度公司经营的百家号未经授权擅自发布了涉案文章,甚至删除文章的署名和引言。菲林律所因此将百度公司告上了法庭。

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因涉案文章的文字内容并非软件“可视化”功能自动生成,而是原告在输入关键词得到的数据报告基础之上独立创作完成,故原告菲林律所对涉案文章的享有著作权。而对于威科先行软件直接生成的数据报告是否属于作品,北京互联网法院主要提出两点观点:

1、因报告中的图形部分系由事实数据通过普遍适用的绘图方式直接生成,故不具有独创性;

2、文字部分虽具有一定独创性,但是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文字作品应由自然人创作完成,而威科先行软件开发者未输入关键词检索,报告亦未体现作为使用者的菲林律所思想、感情的独创性表达,因此该分析报告仍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

同样针对AI生成的文字内容,为何两份判决认定结果却截然不同?

人工智能作品首次被法律认可,AI作家离我们有多远?

2

两案就“智力成果”的不同认定

其实不难看出,两份判决在涉案文字是否属于人类智力成果这一点上,存在不同的理解和判断。

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2条规定,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可见人类的“智力成果”才是受法律保护的客体。

在“腾讯Dreamwriter案”中,法院认为,Dreamwriter软件生成的文章体现了软件主创团队的个性化选择和安排,属于作品。由此肯定软件开发者对于软件所生成文章的智力注入。

而在“菲林案”中,法院认为涉案报告并非由软件开发者创作,因为软件开发者(所有者)没有根据其需求输入关键词进行检索,该分析报告并未传递软件研发者(所有者)的思想、感情的独创性表达,故不应认定该分析报告为软件研发者(所有者)创作完成。实践中也有部分学者认为,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只是应用某种算法、规则和模板的结果,与为形成作品所需的智力创作相去甚远。

可见司法实践以及学界对于人工智能所生成的内容是否构成作品尚存在争议,本案作为一审案件,是否能够给这个问题盖棺定论,仍有待观察。

人工智能作品首次被法律认可,AI作家离我们有多远?

电影《机器人总动员》截图

3

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应当由人类创作

两案的结论有所差异,但都基于同一前提要件,即著作权法保护由人类创作的作品,非人类智力成果所成的不能称之为“作品”。这不仅是我国立法的宗旨,也是为其他国家所普遍认同的观点。

日本政府“知识产权部”在《知识产权推进计划2016》中提到,“一般认为,人工智能自动生成的内容不属于著作权的客体”,因为其不符合日本《著作权法》所规定的“表现思想或者情感的作品”这一条件。

美国版权局也指出,作品应当是由人创作的,自然现象或动植物产生的作品不能进行版权登记。2014年,英国摄影师在印度尼西亚架起三脚架之后,一只黑冠猕猴对着镜头微笑,并且自行按下了快门键,让相机记录下这神奇又可爱的一幕。但是美国的加州法院没有将动物纳入作者范畴,并不承认这只黑冠猕猴享有照片的著作权。

人工智能作品首次被法律认可,AI作家离我们有多远?

著作权法的立法目的是鼓励创作,让作者不仅可以自己行使复制、出租、网络传播等多项权利,获得报酬,还能制止他人的随意使用。那么,谁能在这套精心设计且十分复杂的法律机制之中受到鼓励呢? 当然只可能是人。[1]不论何种人持何种看法,在认定版权制度的本质是鼓励用头脑从事创作之人这一点上,意见是一致的。[2]

人工智能作品首次被法律认可,AI作家离我们有多远?


人工智能时代带来的科学革命和产业变革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现有生活方式甚至生产关系,除著作权法之外,其他法律制度也不可避免地正在或者必将遭受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挑战。

人类尝试在电器中加入人工智能系统,甚至以人工智能替代驾驶员、服务员、医生等劳力或精细职业,在此过程中可能产生新型的侵权致损、隐私权问题甚至是劳动法问题。一些科技发展相对成熟的国家,已经开始尝试利用立法手段进行调控,让人工智能的发展利用不那么野蛮与疯狂。

欧洲2005年的《机器人伦理学路线图》,韩国工商能源部颁布的《机器人伦理宪章》,以及日本2007年出台的草案《下一代机器人安全问题指引方针》,无一不是在应对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挑战,由它带来的法律和道德问题,也是我国当下亟待解决的考题。


[1]王迁:《论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在著作权法中的定性》,载《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7年第5期,第154页。

[2]郑成思著:《版权法(修订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37.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