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对话希达·霍奇:人工智能领域的未来领袖

对话希达·霍奇:人工智能领域的未来领袖

文/Annie Brown

说拉希达·霍奇(Rashida Hodge)鼓舞人心无疑淡化了她的能量。霍奇为人坚韧不拔,拥有18年科技行业经验的高管。纵观她的职业生涯,霍奇致力于开拓探索,扩大代表权,注重慈善令人赞叹不已。

霍奇现在在IBM任职,面向北美大客户,负责人工智能和其他新兴技术的产品融合。

对话希达·霍奇:人工智能领域的未来领袖

拉希达·霍奇 图源:《福布斯》

只要见过霍奇,她的故事无疑会激发人们积极性,但对于希望在理工科相关行业开启职业生涯的女性和有色人种来说,霍奇的故事尤其具有启发性。

我们各抒己见,自然而然得出结论,应该让霍奇用她友善和自信的声音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们对话从霍奇的童年和早期职业生涯开始,家人的支持推动她步入工程技术事业。

我在美属维尔京群岛圣托马斯长大。我在圣托马斯的成长经历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加上当时我父母也只是一对青少年,促使我对生活充满了好奇。

小岛生活让我对构成生活圈子的32平方英里之外的事物感到好奇,也让我更加熟悉周围的环境。岛上似乎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地相互信赖和关怀。

我看到了母亲辛勤工作,不论是在家庭、职场上还是在学校中都表现出色。尽管她放弃了成为律师的梦想,希望能在圣托马斯给我一个稳定的成长环境,但她还是想让我走得更远,探索未知的道路。工程学对于我们俩来说都是未知的道路。

我读书时偶然读到了工程学。我不记得那是本什么书,但我记得自己对有朝一日从事工程工作的未来感到着迷。

我们一起学习了工程方面的知识。我告诉妈妈,我想成为一名工程师。她回答道:“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工程师,你得了解所有的选择方向,工程师也有很多类别。”

对话希达·霍奇:人工智能领域的未来领袖

霍奇与母亲 图源:拉希达·霍奇

为了弄清楚我的学业方向,我妈妈帮助我在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找到了一个名为“全球科学与工程青年”的暑期课程,该课程帮助高中生接触了各种工程学科,坐下来聆听工程专业人士的工程实践生活。正是通过该项目,我才第一次了解到工业工程。

我从那个暑期班回来告诉妈妈我对工业工程的兴趣,她开始寻找工业工程专业的顶尖学府。于是,我进入了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并得到了当地维尔京群岛奖学金的资助,以及来自NCState的奖学金。我不用负债也可以上学,专注于我的课程学习,没有上大学的经济负担,这真是一件幸事。

Annie Brown:毕业后,你的教育和职业生涯又有了怎样的发展?

霍奇:当我还在读本科时,IBM联系我并为我提供了采访他们的机会。长话短说,我开始在IBM兼职,并且整个夏天都在那工作。

当我工程学硕士毕业时,我必须弄清楚人生的下一步。当我还在那儿工作时,我采访了包括IBM在内的许多公司。我是一名典型的工程师,列了一张所有目标公司的电子表格分析利弊之后,得出了结论——首选IBM。

我通过名叫“供应链领导力计划”的项目加入了IBM,成为了一名全职员工。该计划招募对象是拥有五年工作经验和MBA学位的人员。我不满足任何上述要求,但我坚信自己会不断努力,并决定经历挫折来成长。我介绍了我的经验,技巧和能力,并在项目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结果证明,该计划彻底改变了我的职业生涯。我敢于承担风险,并为人所知。在那之后,我接手了两个国际项目——斯洛伐克和中国,并不断进入到具有挑战性和未知的角色。

如果我听从别人的意见,那么我永远不会申请该项目。但是我知道我为该项目带去了价值。因此,我举起了手要求加入竞争,我的职业生涯因为这段经历而变得更加丰富。

Annie Brown:你是如何加入了IMB的人工智能团队的?当时,人工智能哪一方面吸引了你?你又是如何和这个领域一起成长的?

霍奇:在IBM工作的头十年,我曾在供应链或业务运营方面工作。在斯洛伐克工作了3年半之后,我回到了美国,在杜克大学攻读EMBA。我十分关注行业趋势,并注意到软件技术的兴起。我想:“为什么不转到业务的软件方面?”所以,我就这么“转行”了。

时机就是一切。在我转向软件业务后不久,IBM首席执行官决定将人工智能系统沃森(Watson)商业化并使其成为自己的业务部门。我有机会与接受此任务的领导者紧密合作,::并与一组的核心领导合作,从头开始打造这个业务部门。

这相当于从IBM内部构建全新的生态系,创造在未来将产生有影响力的东西,这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

在与领导团队紧密合作14个月之后,我继续领导并建立了沃森人工智能技术专业服务团队,可以将其视为为客户实施和交付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团队。

在担任这一职务时,我为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确立了覆盖全球的发展蓝图,并在全球范围内助力我们前期客户取得成功。我们从一个小的美国核心团队开始,并成功在澳大利亚、韩国、巴西等国家、地区落地,创建了全球扩展的框架。那是我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Annie Brown:你一直处在人工智能演变的中心位置。这么多年来,根据你对行业的观察,有得出什么样的见解吗?

霍奇:人工智能是一种在很久之前便已经存在的技术。但是,在过去的几年中,这项技术实现了商业化,可以大规模应用并且已扩展到了到了个人层面。

我记得当初我们成立ibm沃森业务部门时的情况,没有人重视人工智能。现在,有很多公司拥有人工智能平台。我认为这是因为人们加深了对这项技术的理解。因此,他们对如何以及应该如何应用该技术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我们还看到了人工智能技术中数据优先级的变化。过去,过分强调算法。但是,我们看到了数据质量实际上至关重要。数据是人工智能系统的基础。它根据数据进行训练,基于数据学习,并显示结果。必须确保数据没问题。

Annie Brown:你希望看到哪些种族和性别平等方面的事情获得改善?你又会给商界领袖分享什么样行得通的建议?

霍奇:作为一名在科技行业工作的黑人女性,我清楚地理解当我们忽视创造包容多样的环境时会发生什么。这是因为技术反映了我们的社会。

我们都熟悉几个公开的故事,关于人工智能技术或其他新兴技术如何错误地识别了黑人,或在识别有色人种的细微差别方面遇到了困难。通常,解决这些问题的重点是解决算法,而不是技术开发者的固有偏见。

当我们开发技术时,我们需要使那些开发技术的人多样化。这对于拥有适用于广泛人群的相关技术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的结论很简单: 招聘、投资和留住多样化的人才。让它不仅仅是一种强制的感觉良好的命令。让它成为一种商业和人道的当务之急。技术的质量和公平取决于它。

Annie Brown:你是Girls Inc.的董事会成员,对投资女性也很有热情。在建设更具包容性的环境方面,你认为这些领域会带来巨大回报吗?

霍奇:绝对的。如果人们不支持我,不是我的导师,或者在我认为不值得的时候不给我机会,我就不会成为今天的我。特别是作为一个孩子,你能得到的鼓励越多,我相信你会变得越成功。我在别人身上投资,就像很多人在我身上投资一样。

通过Girls Inc.,他们为女孩们提供了一个变得强大、聪明和大胆的平台。Girls Inc.提高了对可能性和机遇的认识,并扩大了机会。

作为一名风险投资家和“How Women Invest基金”的创始有限合伙人,我也对女性进行了投资。我进入风险投资领域有两个原因。

第一,当我在研究风投基金的有限合伙人时,我很少看到像我这样的人。我相信,参与到这个过程中将会带来更多对女性创业公司的投资,并拓宽风险投资家的形象。

第二个原因是,我欣赏How Women Invest团队对有限合伙人进行投资教育的做法,并通过降低与大多数公司相比的最低出资比例,使投资过程民主化。

这是我进入公司的最终途径,也让我有机会与其他公司扩展业务,比如作为有限合伙人的NeoTribe。

最后,我在慈善事业上投入了大量资金。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获得了NCState的奖学金。还记得参加捐赠晚宴时,我很少看到像我这样的人。所以,当我毕业的时候,我是最年轻的为工程学院创立捐赠基金的校友之一,因为我想扩大捐赠者的形象。

作为一名黑人女性,我们经常贬低自己是慈善家。但事实是,即使在我们没有能力的时候,我们也会付出。黑人为我们的社区、文化和社会做出了很多贡献。然而,我们常常忽视自己的慈善贡献。

我真的是幸运的。有太多的人在塑造我这个人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我怀着深深的感激之情和坚定不移的奉献精神。

奉献,是我使我的职业生涯的意义超越头衔和荣誉的方式。这是我的DNA,也是我希望留下的财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2869.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