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第四范式赴港IPO,AI四小龙连年亏损,人工智能企业的春天何时到来?

第四范式赴港IPO,AI四小龙连年亏损,人工智能企业的春天何时到来?

中国科技新闻网8月25日讯(赵芙瑶)在数字化浪潮的驱动下,人工智能迅速渗透到各行各业,并由理论逐渐走向应用与实践。

目前“BAT”等国内互联网大厂纷纷入局人工智能领域,寒武纪、第四范式、地平线等AI独角兽也崭露头角,被并称为AI“四小龙”的云从科技、依图科技、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也为国内人工智能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从招股书和官网资料来看,AI“四小龙”都在计算机视觉领域有所作为,但涉猎范围各不相同。云从科技是一家提供高效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和行业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企业;依图科技则表示自己深耕于计算机视觉、自然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AI芯片研发等多个领域;商汤科技则发力深度学习原创技术,成为了AI算法提供商;旷视科技则是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行业物联解决方案提供商。

一直以来,“烧钱快、回报慢、估值过高、落地困难”成为AI企业挥之不去的标签,所以在寻求融资和上市的路上,AI企业们从未停止脚步。

高研发投入+高亏损 AI企业IPO多次折戟

AI企业们的上市之路可谓道阻且长。“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较为幸运,其上市首日,盘中最高价达到297.77元,较发行价溢价362.45%。旷视科技2019年曾经寻求在香港上市,但未能成功,2021年3月旷视科技又转而冲击科创板上市,目前仍在排队状态。而依图科技也曾向科创板发起冲击,后于2021年6月撤销上市申请。 而商汤科技目前还没有官方消息,有传闻称商汤科技将采用“A+H”模式上市。

8月13日,第四范式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了上市申请,此前,云从科技、云天励飞也刚刚过会。与立足于计算机视觉领域的AI四小龙不同的是,第四范式主要发力决策类AI,提供以平台为中心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使企业实现人工智能快速规模化转型落地,发掘数据隐含规律并全面提升企业的决策能力。

从第四范式招股书的数据来看,大幅亏损的情况其也未能幸免。数据显示,2018-2020年,第四范式分别亏损3.72亿元、7.18亿元、7.5亿元,2021年上半年的亏损则进一步扩大为11.87亿元。也就是说在短短三年半的时间里,第四范式已经累计亏损超过30亿元。

而AI“四小龙”目前的财务状况也不容乐观,在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这两年半的时间内,依图科技亏损近61亿元,而旷视在2018年至2020前三季度已经合计亏损超122亿元。

亏损背后的成因无非以下几种:研发费用过高、应收账款回收速度慢、AI商业化变现难。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20前三季度,旷视科技研发费用为6.61亿元,占总营收比为92.23%;2020H1,依图科技研发费用为3.81亿元,占总营收比超过了100%;2020全年,云从科技研发费用5.78亿元,占总营收比也高达75.59%。

众所周知,高新科技行业最大的投入通常是人力投入,因为高科技人才普遍薪资较高,人才是科技公司最大的资产。对于高额的研发人才投入以及何时能达到盈利点,云从科技曾回复中国科技新闻网称,自成立以来,云从就比较重视技术研发团队建设,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公司研发技术人员 873 人,占员工总数比达 50.00%。

云从科技还表示,在人均薪资在低于行业水平的情况下,已取得营收高于行业水平的业绩,单位效率较高,同时毛利率高于一般企业的情况下同类企业亏损最少,毛利率逐年上升,三年平均增长率超过300%,处于高速发展期,预计未来2-3年会触及盈亏平衡点。

伦理问题“缠身” AI企业“断臂求生”裁员求上市?

曾几何时,人工智能一直是资本市场关注的热门赛道。从2014年到2020年之间,正是AI独角兽疯狂融资的几年,截止目前,商汤科技和依图科技已经经历了10轮融资,旷视科技和云从科技也分别经历了7轮、6轮融资,商汤科技的估值一度高达120亿美元。

然而AI企业经历了多年的发展,却迟迟没有摸索出一条明确清晰的商业化道路,这让AI企业与投资机构都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

对此,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表示,目前人工智能技术“智商”普遍不高,难以全面开花;AI技术落地场景不多也导致AI四小龙扎堆计算机视觉;另外AI企业多是科学家创业,研究能力强而商业能力弱;AI产业青黄不接,产业融资高潮已过缺少后续资金。在张孝荣看来,目前AI四小龙在一级市场失去了投资热度,二级市场热度尚未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的央视3·15晚会中,许多商家利用人脸识别摄像头记录用户面部数据与消费行为,借智慧零售的名义进行无感“偷脸”,让人脸隐私问题备受关注,人工智能应用的边界与伦理问题成为大众讨论的焦点。

云从科技和旷视科技收到的上交所的问询函中,也都提及了数据合规和伦理风险问题。双方都表明,数据由客户采集、管理和使用,自身并不涉及数据采集和应用。但是旷视科技也披露称:“人工智能健康发展的伦理道德保障机制仍然不够健全,未来新出台的国家或行业伦理道德规章制度也可能给公司带来合规成本。”对于数据隐私问题,中国科技新闻网与云从科技进行了核实,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也给人工智能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但是对于高额亏损的AI企业来说,这似乎是杯水车薪。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曾表示,人工智能的算法核心在于算法、算力和存储空间。人脸识别主要是算法的突破,门槛不高,公司竞争核心在于其开源结构的算法精度有多少。从算力角度来说,通过付费云存储的方式获得超级计算机或者大型存储空间实操性并不难,这些数据库可以从数据服务商服务的形式获得,获得相关数据、得到模拟训练机会,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并不大。

王鹏还提到,从发展角度来说,基于人脸识别的特点,其规模前景有待慎重考察。整个发展态势不错,但是从中找出大的特点或者盈利点并非易事,由于其自身市场需求量很大,但是发展技术有限,最终有可能变成红海市场,争夺资源。在算法软件方面,腾讯、百度、云从科技等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但是竞争较为激烈。其未来的发展趋势还是需要精细化开发,与其他应用场景相结合。比如与相关服务联系起来,和娱乐相结合、和金融相结合等。

近日,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依图科技旗下的医疗业务板块已确认并入同业公司、人工智能医疗影像诊断系统研发商深睿医疗,整体收购交易已完成,只剩下工商变更步骤,交易价格并未公布。有知情人士称依图医疗事业部裁员人数超过九成,可谓“断臂求生”。中国科技新闻网向依图科技进行了求证,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或许迫于上市压力,其他AI企业也频频传出有关裁员的消息。有传闻称云从科技在今年上上半年被爆出裁员30%,这是上一次裁员30%之后的又一次减员。有脉脉认证的云从科技员工此前的4月爆料称,云从进行过一次裁员20%的行动,同时还全员降薪20%。不过该爆料随后被云从科技否认。

目前,资本市场对于AI企业的态度早已趋于冷静,AI行业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凌冽寒冬。从被长期看好到被唱衰,业界对于人工智能的技术价值和商业价值有了更加理性的思考。毕竟上市并不能解决一切“疑难杂症”,探索可持续且健康的盈利模式才是AI企业的长久生存之道,在这个过程中,成则为王,败则为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chinaai.com/zixun/14223.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735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